等待动画
影视配音翻译的语言特征
更新时间 2022-02-23 07:46:31

影视配音翻译最终的呈现形式是配音演员的“话语”输出。钱绍昌教授就曾用聆听性、综合性、瞬时性、通俗性、无注性来归纳总结影视配音語言的基本特征。相对于其他形式的翻译,配音翻译是翻译人员和配音演员对原片的二次创作。

phpNgphAh

口语化特征

影视配音翻译是口语化的语言输出形式,由于声音传播的瞬时性特征,观众不能对对白进行反复聆听和斟酌。因此翻译的语言就必须流畅通顺,指代清晰,浅显而不晦涩。例1:It may seem impossible to small minds…I'm looking at you, Gideon Grey(在目光短浅的人看来是不可能……我就说你呢,小吉丁。)译者在进行该句翻译的时候,没有进行生硬的直译,而是将源语转换成了更为清晰直接且符合中文口语表达习惯的话语:“我就说你呢”,这种译法使观众更容易理解语言的所指,减少了观众的认知负担。

此外,在准确翻译的基础上,还应该适当调整和优化语言表达,使其在符合角色身份特征、性格特征及情感表达的基础上,更符合中国人口语交流的习惯。例2:Hey!You heard her. Cut it out.(嘿,不许你这样。快住手。)该句的翻译是将源语处理成为祈使句,这样的译法更符合当时朱迪勇于制止狐狸吉丁霸凌行为的场景需要,在表现兔子朱迪勇敢正义的同时,也更符合中文的口语习惯。

顺应性特征

影视作品是一种非常贴近日常生活的艺术形式,其语言必须符合普通观众的语言习惯、文化认知、年龄特征和受教育水平。例3:I'm gonna be an actuary!(我要当一个计算大师!)该句的源语来自年幼的小猎豹在胡萝卜艺术节上的表演,是他对未来梦想的表达,因此将“actuary”翻译成了更符合儿童语言习惯的“计算大师”。

由于语言的不同和文化差异的存在,在进行影视配音翻译时要主动认知并认同差异,通过对差异进行必要的转换。由于译制片中对字幕“零外语”的要求,影片没有注释辅助,甚至没有字幕,在这种客观条件下,影片翻译的语言就得通俗易懂、生动连贯且符合目标受众的认知水平。例4:Office Hoops, lets see those teeth.(合个影吧,警官,一起说茄子)欧美人士在拍照时,习惯喊出“teeth”或“cheese”以期能拍出自然甜美的笑容,而中国人习惯在拍摄时喊出“茄子”以便留下美好回忆。译者在此处的翻译,充分彰显了对目的语文化的尊重,译文符合目标观众的语言习惯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语言或文化差异都可以通过配音翻译进行转换的。外国影片中会出现粗话脏话等粗俗语言,国内在进行翻译时几乎都进行了筛选、转化或过滤,在翻译上实现雅俗共享,符合大众的审美要求。例5:So,beat it!(所以请出去吧!)本例出现在狐狸尼克在动物城买冰淇淋的一幕,服务员大象在劝说狐狸到其他商店购买无效后,有些生气地指出它有权拒绝为任何客人提供服务,源语意为“滚开”,但是在翻译时,译者将其进行了转化,并增加了“请”字,译文更加礼貌客气。

表演性特征

译制片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表现形式,在创作的过程中,需要综合考虑语音出现的特定情景、人物特征、人物情绪等因素,采用适当的语言处理或转换手段,体现出片中人物所处的社会关系、情景关系、心理环境,以保证语音与画面人物的情绪、体态和形态的一致与贴合。例6:Don't tell me what I know,Travis.(我知道叫什么,小催巴儿。)该句源语出自狐狸吉丁在对兔子朱迪进行欺凌时,误把“DNA”说成“DAN”而被同伙纠正时的情景。将同伙的名字用方言“小催巴儿”译出,在保证源语和译文在单词首音基本一致的同时,生动地体现了狐狸吉丁被同伙纠正、伤及面子时的气急败坏,也彰显了其小恶霸的形象。

phppKMIiI

译制片的翻译是一个动态的协商和甄选过程,语言形式和内容的选择受到语言习惯、民族文化和表演需要等方面因素的影响,而译文质量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作品的传播和双方文化的交流。翻译的过程对译者有极高的要求,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需要严格把关译文的质量,兼顾译文的口语性、文化性、表现性和教育性等特征。


微信图标
微信客服
微信扫码
手机号
电话咨询

欢迎垂询:

4000-030-878